当前位置:笔趣阁 > 猎赝 > 第一百二十二章、我可以学!

第一百二十二章、我可以学!

什么都可以寻找,就是不要去寻找真相。

如果可以的话,有人愿意一辈子生活在谎言里。

宫锦就是这样的人。

宫锦原本想劝说林初一几句,但是看到她的神情后就放弃了这样的打算。林初一性格执拗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她决定的事情也很难再进行更改。

再说,如果自己出声相劝,怕是更加勾起了林初一对那些陈年旧事的好奇心。那样的话,事情会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。这也不是宫锦想要的。

只是,宫锦情不自禁的替她担心起来,希望找到答案的林初一不要被伤得那么厉害才好......

“你在想些什么?”林初一看到宫锦眉头紧锁,忍不住出声问道。

“我在替你担心。”宫锦如实回答。

“放心吧,我不会有事的。难道在你心里我就这么脆弱?”林初一以为宫锦说的是自己「失恋后的情绪姿态」,扭头看向窗外,零碎的雪星终于汇聚成团,变得越来越大,漫天雪花飞舞,无人践踏的地方已经落了一层浅浅的白。

她像是突然间想起什么,说道:“宫锦,我们去苏城吧?”

“什么?”宫锦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我们去苏城。”林初一眼睛闪亮,这种想法也越发的强烈,有种势不可挡不去不行的急迫感,说道:“我们去看雪香云蔚亭。”

“现在?”

“现在。”林初一指着外面的雪花,说道:“下雪了,现在的雪香云蔚亭一定很美。”

“下雪了,现在的雪香云蔚亭一定很冷。”

“宫锦......”

“别撒娇。我去。”

-----

宋朗追出餐厅的时候,已经失去了林初一的身影。

街道之上,熙熙攘攘,人如潮涌,推动着你向前行走。宋朗被人群挟裹着向前走了几百米,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向感,更不可能在这人山人海之中找到奔跑出去的林初一,又赶紧挤了出来,朝着雪餐厅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。

逆流更难前进!

好不容易走到雪餐厅的花墙之下,已经累的气喘吁吁,额头出现了细密的汗珠。

“哥,你在这儿干什么呢?”身后有人出声喊道。

宋朗转身,林秋正站在不远处笑嘻嘻的看着自己。

宋朗从口袋里摸出纸巾擦拭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,问道:“林秋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来找我姐。”林秋笑着说道:“打我姐的电话,一直没人接听。我爸担心她出什么事情,就让我过来看看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你姐在这里?”宋朗问道。停了下来,又出了身汗,就感觉到了周围的寒意,出声说道:“走吧,进去说话。”

宋朗带着林秋回到池雪的办公室,池雪正在忙着给林初一拨打电话,看到宋朗进来,问道:“追上YIYI了吗?”

林秋大惊,问道:“我姐怎么了?她不是在店里吗?”

池雪这才看到跟在宋朗身后进屋的林秋,说道:“刚才还在店里......只不过又出去了。”

“出去了?去哪里了?”林秋担忧的问道。“没出什么事儿吧?”

听到电话里面的忙音,池雪烦躁的挂断电话,给宋朗一个眼神示意,让他自己站出来解释这件事情。

宋朗一脸苦涩,他哪里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“今天是平安夜,餐厅举办了一个「与花说」的主题活动,订到桌的女士可以邀请一位男士一起过来用餐.....你姐邀请了江来过来,之前还看到他们聊得好好的,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说着说着,你姐就哭了起来,江来......江来看起来情绪也很不对劲儿。就在刚才,你姐抓起包包就朝外面跑去,我追出去已经找不到她人了.....”

“我一直在给YIYI打电话,但是没人接听。”池雪出声说道:“也不知道江来和她说了什么,把人给为难成这样。”

池雪终究是站在宋朗这边的,有机会给江来上一幅眼药,她自然不会口下留情。

虽然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何要做这样的蠢事......

江来和林初一闹翻了,她和宋朗不是更没有机会了吗?

“江来?”林秋有些慌张,说道:“他和我姐说了什么?他是不是跟我姐一起走的?”

“不是。”宋朗摇头。

“他吃完了平安夜大餐才走的。”池雪补充说道:“双份。”

“.......”

林秋想到自己此行的任务,看着宋朗和池雪问道:“你们是最了解我姐的人了,你们觉得我姐会去哪里?”

宋朗和池雪对视一眼,然后一起摇头,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“.......”

-------

拙政园。雪香云蔚亭。

江来置身在这雪中的雪香云蔚亭,看着眼前梅花初放,花蕾满缀枝头,花萼中还含着白雪,冰椎压弯枝干的美景,轻声诵道:“数萼初含雪,孤标画本难。香中别有韵,清极不知寒。横笛和愁听,斜枝倚病看。朔风如解意,容易莫摧残。此行不虚,还是下雪时的雪中云蔚亭最好看。”

施道谙站在江来身后,裹了裹身上厚实的皮毛大衣,说道:“是人家林家大小姐向你表白被你拒绝了好不好?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你失恋了呢?念首诗都这么悲悲切切的。以前你都是念「冰雪林中着此身,不同桃李混芳尘。忽然一夜清香发,散作乾坤万里春。」。你变得都不像你了。”

“你不懂。”江来出声说道。

“我怎么不懂了?”施道谙生气的说道:“你说鉴宝修复什么的,我不如你,这个我认。你说感情上面的事情我不如你,这我可就不服了。”

“拒绝也是一种伤害。”江来出声说道:“你不懂。”

“拒绝别人也是一种伤害?你以前拒绝的人还少吗?把人家递上来的情书当场塞回去,把人家送过去的话剧票丢进垃圾桶,和人吃顿饭都把人气到差点儿送进医院......”施道谙对江来以前的那些「恶事」如数家珍,说道:“那个时候,你怎么没觉得那是对人家姑娘的伤害?拒绝自己喜欢的女人才是伤害。”

“我怎么可能喜欢她呢?”江来摇头,说道:“她除了长的好看、聪明能干,善解人意之外,几乎找不到其它的优点了。”

“......”施道谙就不想和这个家伙说话了。冰天雪地的,他硬生生被这句话给气「热乎」了。这人是神经病不是?

“你想要什么优点?”一个清脆的女声传了过来,在这雪地里格外的甜美动听,说道:“我可以学。”

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二章、我可以学! 的精彩评论